第三十四章极限大盗(35/50)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3 19:47 点击数:
江浪点点头,整理了一下思绪:“我认为是老手干的,而且不是一个人,是一个有组织有效率的犯罪团伙所为。”叶清露出好奇的眼神:“怎样看出来的?”江浪知道叶清是从文职升上来的,自是不懂破案,他轻笑道:“很简单,无论是任何新手,恐怕都策划不出这种精密的行动。只有老手才可能考虑到警方的反应,根据阿辉刚才所说,警方赶来后连疑匪的影子都没看到,甚至连训练有素的g4当场反应后赶来也没看到疑匪,在说明疑匪一定是非常有效率的犯罪组织。”“疑匪能在这样烦琐的行动里不露半点线索,这更是只有老手才会具有的冷静心理和手段。”说到这里,江浪的眼睛稍稍眯起:“我甚至怀疑,这件案子是我们通缉已久的‘极限大盗’干的,在全港,只有他们是最好的罪犯,只有他们犯的案子才能不留任何线索给警方。我敢打赌,现场绝对没有任何可以追查到线索的东西。”‘极限大盗’是警方为另一个江浪犯罪组织冠以的称呼,原因是他们每次总是挑战不可能的事,每次都让警方束手无策。难民和小马呆在文职部门,遇到此事早就觉得兴奋,听得江浪的推断更是听得呆了。叶清甚以为然的点点头,脸上流露遗憾表情:“可惜你受伤了,不然这个案子就可以交给你来办。”江浪大急辩解:“长官,我没事的。”身后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对不起,这个案子轮不到你们。”众人齐齐转身,却见到林家卫挺着肚子伴随一批警员出现,刘家明亦在林家卫身旁不屑的瞥了江浪数眼。叶清脸色陡变,勉强说道:“林警司,这算什么意思?我记得你的辖区是在东九龙,这个案子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办吧。”林家卫憋足气哈哈大笑:“处长亲自下令,这个案子交给我的东九龙来办理,你说这算什么意思。”叶清脸色立刻黑下来,拿出电话拨给处长求证了一番,过了一会,他才走过来,脸上铁青之极:“林家卫,算你狠。阿辉,你去告诉赵督察,吩咐弟兄们收队。”阿辉怒气勃发,正欲辩解,叶清大喝一声:“还不快去。”阿辉不敢再说,自是去传话不提。“呵呵,叶警司,你是个斯文人,还是保持一下身份,别在手下面前丢脸。处长说了,前几天东九龙的赃物库被劫案被你们接手了,现在这个案子是弥补我的。”林家卫阴沉的张狂笑着,刘家明亦是恨恨的盯住江浪。江浪真的很不懂,他和刘家明哪来那么大的仇,竟使得刘家明总是如此怨恨的怒视自己。他却不知,有的人心胸狭窄,向来睚眦必报。江浪不去理会在一旁瞪眼瞪得快掉下来的刘家明,同情的看了叶清一眼,转过身喃喃自语:“叶长官,这样也好,等某些人破不了案,然后我们再来接手破获,不就证明我们比某些废物强了百倍吗?”叶清一怔,立刻有种反击成功的快感,当即哈哈大笑着附和:“不错不错,废物终究是废物,办不了事的。”刘家明怒容满面,冲动的欲过去揍江浪:“你他妈的说谁是废物?”江浪兀自头也不回的仍下一句话:“谁答我的话谁就是废物。”怒不可竭的刘家明却被一脸深沉笑容的林家卫拉住,他望着江浪的背影:“江浪,江督察是吗?我记得你。”语气中的威胁之意,江浪禁不住身子顿了一下,随即笑道:“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新闻资讯,不需要劳烦你老人家来记。”江浪刻意在老人家三字上加重语气新闻资讯,林家卫自是听出了江浪的意思新闻资讯,纵是他城府甚深,亦是感到一阵恼怒。港岛区的多数警察均各自骂骂咧咧的撤走了,只有几名留守现场的警员留下来。发生在本辖区的案件,竟被别区的同事来办,这对任何人来说都绝对是莫大的耻辱。*****眼见已是交货的时间,江浪指着地图:“这次交货,我们必须小心起见,三千万美金,已经足够让很多人见利忘义了。这是财叔那栋大楼的平面图,财叔的公司是在七楼,乐天,你埋伏在对面大楼的七楼,阿辉,你则在隔壁大楼的七楼埋伏,如果财叔敢乱来,你们听小黑的指示,随时动手干掉他们。阿速负责驾驶汽车,听到讯号后立刻赶来接应我。阿标,你驾驶车负责接应乐天和阿辉。小黑,你在其他地方盯住摄像头传送来的画面,一旦我给你信号,你就通知其他人动手。”江浪不可谓不谨慎,即使连交货他也很小心的进行了布置,难怪警方一直查不到他。不过,他这番布置显然是很有必要的,三千万美金呐,有几个人能不动心?江浪弄了弄胸口隐蔽的微型摄像头后,他顺利见到财叔。财叔仿佛永远不愿意移动一般,总是坐在老位置上不肯动,只是见江浪来了,才稍稍挪动屁股表示欢迎:江浪笑吟吟的望着财叔,财叔眼中闪动贪婪和欣喜:“怎么样,货带来了吗?”江浪点点头,财叔急忙拿出支票薄签下一张支票,江浪拿起支票打了电话去银行求证后,他满意的笑笑,这才取出珠宝项链:“财叔,这东西价值一亿八千万英镑,你可要保管好呀!”项链本身虽也极具价值,却远远比不上星月之血泪来得耀眼夺目。财叔双手颤抖着接过宝石,似乎全然忘了江浪的存在,只是拿出放大镜盯着宝石看。好一会他才抬起头来:“真是巧夺天工,真是无价之宝,三千万值了,就算是出三亿都值得,真美。”那宝石偶尔散落点点银光,银光中却有丝丝血红,仿佛滴出血来一般,果真是美妙非常。宝石鉴定过后,江浪才离开,离开后他轻声道:“行动取消,全部撤退。”却听得阿速轻松的声音:“浪哥,我就说财叔没问题,你总不相信。”乐天刻板的声音传来:“小心一点总是好事。”*****待江浪的枪伤痊愈,已是两个月左右的事,皇悦劫案落在东九龙重案组,依然没有任何进展,唯一得到的结论同江浪一早的结论一样,均认为这是‘极限大盗’干的。江浪自从被降职处分后,回来就只是一个小小的督察,好在他本身就赢得了所有同事的心,还是叶清的心腹,自是身份不同。若说叶清,自由阳华把人交出来,阿辉当日带队去接收的虽是一帮死尸, 湖北十一选五却被叶清利用起来,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成功在记者面前打了一场漂亮的传媒大战, 湖北11选5走势图扭转了案发后警方的被动局面和不名誉。也因而正式升为总警司, 湖北11选5彩票网成为港岛区独领风骚的最高指挥官。(全港陆地分为五大区,每区最高指挥官均是总警司)江浪来到清水湾谢柔的小店里,这间小店倒也福分不小,得另一个江浪在财务上的支持,已渐渐发展为一个颇具规模的店铺了。再有江浪这个警察坐镇其中,倒也没有混混敢来收取保护费或者前来闹事。“嗨,老板娘,今天生意如何?”江浪放下怀中的小雯,可爱的小雯嬉笑着冲向妈妈。这些天来,凡是在不忙的情况下,江浪总是会去帮忙接小雯放学。谢柔笑吟吟的亲了小雯一口,白了江浪一眼,显得风情万种:“什么老板娘,你老喜欢胡说八道,才不像他一样温文尔雅。”江浪自然知道谢柔指的‘他’是另一个江浪,他甚至还通过谢柔了解到另一个江浪已出国旅游去了。江浪不以为意的粗笑起来:“呵呵,他是他的风格,我是我的风格。不同的,不同的,怎么样。快换衣服,咱们出去吃饭。”谢柔嗔道:“你急什么,还早呢!”谢柔不是不知道两个江浪都在追求自己,不过她似乎也感觉到,两名江浪之间隐然有些内情,却仿佛斗气一般。不过,她对两名江浪都颇有好感,眼前这个江浪爽直率真,另一个江浪温柔有礼,这却叫她如何选择。江浪笑嘻嘻的坐下来等谢柔,谢柔吩咐其他人守好店铺,才拖着小雯的小手去了。来到一家餐厅里,三人找到座位,各自坐下后,江浪对服务生招招手,很快就有一束花送了过来。江浪接过鲜艳似火的玫瑰,看着谢柔那双略为忧郁的眼睛:“送给你的,记得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以江浪的身份,若要查一个人的生日,那还不是手到拿来的事。谢柔一下子惊呆了,自从生了小雯后,她哪曾庆祝过生日,甚至将日期都几乎忘掉了。她忽然埋下头,双肩不住抽动,江浪见了也是一惊,正欲安慰。却见谢柔抬起头来,哽咽着说:“谢谢你,我都好久没过生日了。”江浪一呆,立刻明白过来,安抚不已:“那你今天就过一个快乐的生日,好吗?”谢柔不敢再迎接江浪那炙热的眼神:“你们可不可以别对我这样好?我怕不知道怎么对你们。”江浪不禁颇感失望,连这样的时刻阿柔都忘不了另一个江浪,难道真的得输给他?他却不知,倘若换做是另一个江浪陪谢柔过生日,只怕谢柔亦会想起他。很难说谢柔厚此薄彼。接下来,全场灯光突然暗下来,服务生推来一个特大号蛋糕,小雯见了不禁惊叹:“哇,好大的蛋糕呀,叔叔,我能吃吗?”江浪不禁笑了,笑小雯的可爱:“当然可以,只要你不怕胖,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小雯眼睛盯着蛋糕目不转睛的说:“我才不像妈妈那样,最近老说要减肥。”江浪听到这话,坏笑的盯着谢柔,新闻资讯阿柔纵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却仍是忍不住脸上发热,脑袋都低下去了。从餐厅里出来后,江浪看着谢柔的眼睛,以难得一见的轻柔语气说:“阿柔,这是我仅能做的,希望你能开心。”谢柔坚挺的鼻子发出唔的一声表示知道,表情含羞带怯,极是迷人。江浪甚至看得痴迷了半晌,好一会反应过来低下身子问:“小雯,今天开心吗?明年叔叔还这样,你觉得好不好?”小雯当然是欢笑着拍手答应下来。谢柔和小雯被江浪送回住处后,江浪略坐了一会便回去了。第二天,谢柔送小雯上学后,正欲去店铺,却有人按门铃,当她开了门,却是快递公司的人。她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箱子,上面的寄件人是江浪,地址是新加坡。她立刻知道,这是另一个江浪送来的。她坐在沙发上拆开箱子,里面却是一份包装得很好的礼品盒。当她打开礼品盒,里面赫然是一件手工艺品,还有一张纸条。上面的意思大概是说得知她的生日,却没有时间赶回来庆祝,惟有寄回一件礼物,礼物虽没价值,却是他亲手做的云云。谢柔拿着那个被某种草编织成的手环,忽然心中感动莫名,眼泪立刻哗啦啦的掉了下来。好一会后,她才去了店铺,这个下午的生意不太好。其他服务生都在得到同意后出去玩了,只有她和另一个服务生在。一会后,她正在柜台前坐着,有人说道:“小姐,给我一杯冻奶茶。”她抬起头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约为三十岁的成熟年轻人,脸上洋溢着阳光的笑容。她立刻感到有种眩目的感觉。一会后,那男人主动上来聊天,渐渐的也就熟悉了一些。谢柔这时才想起询问对方的名字,那男人笑着说:“我叫阳慕辉!”*****眼见一个多月已渐渐过去,东九龙重案组花费三个多月仍是没能破案,早令警务处长承受巨大压力,林家卫在处长面前大失面子。最后案子还是交割回港岛区,看见这种结果,叶清倒是得意了一阵。可惜,还没得意多久,就有消息,国际刑警将应英国方面的要求前来插手此案。案子最终交还给江浪,毕竟现在“极限大盗”的案子是由他来办,而皇悦劫案亦属极限大盗所犯,自该由他来接手。不过,叶清经过江浪,无论如何,一定要赶在国际刑警破案之前把案子给破掉,不然丢的将会是港岛区的面子。为此,叶清特地将江浪官复原职为高级督察,以方便调动人手。赵杰云也正式退休,拿到了数百万的退休金。那一天,向来为人与善的退休宴会上来了许多警察,不仅是港岛区,甚至连新界北区等辖区都有人前来祝贺,可见赵杰云为人之好。那日江浪和同事们也都去了,方队也不再如当年的颓废,正将军装部门带得如火如荼,现在已升为西九龙区的某个警署署长。“2010年2月2日,长沙湾东和银行发生一起持械劫案,根据银行职员和保安以及现场市民的口供,劫匪一共有四人。其中一人专事驾驶接应,另外四人在银行内劫走四百多万现金,至今在市面上仍未见流动。劫匪行动中开枪伤了一名银行职员,整次行动没超过四分钟。2010年12月9日,同样是东和银行,只不过是换成了中环区的东和银行,一辆东和银行的运钞车被劫,对方劫走约为三千五百万港币的现金,几名押运人员在碰撞过程中受轻伤,行动时间在两分钟内。根据推测,劫匪可能有五人。”“2011年7月13日,尖沙嘴恒兴珠宝行被劫匪光顾,全场价值三千八百万的珠宝被劫走,劫匪同样是五个人,同样只花了短短三分钟时间。2011年12月24日,也就是圣诞节前夜,会展中心展出的七件价值六千万的珠宝被劫,整个行动仍然只花了五分钟就逃掉。2012年7月2日,带领商贸团来港访问的哲西夫妇那条价值一亿八千万英镑的星月之血泪被劫,对方的行动仅花费了一分钟就逃得无影无踪。”脸色沉重的江浪一边放着幻灯片,一边向其他几位同事解说:“从警方获得的不多的线索里可以得知,疑匪行动极有效率,每次行动往往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完成。还有,这个犯罪集团的骨干应该有五到七名左右。最厉害的是,他们计划非常周密,每次做案,就好象一阵旋风一样来了又去,而且每次都不会留下让我们追查的线索。大家看完资料后,告诉我有什么看法。”悉悉梭梭一阵纸张翻动声音响起,十来分钟,个个均是脸色沉重,却又极兴奋。沉重,是因为案件棘手之极,兴奋,是因为这种大案终于轮到自己了。一般而言,破获此类大案,无论如何,上面都会有一定奖励的。黄伟不加以任何思考抢先道:“这不是一帮普通的劫匪,而是有组织有计划的集团。”蔡家亮不屑的做鄙视的手势:“这还用你废话,刚才阿浪都说过了。”叶山豪迟疑片刻:“对方行动如此有效率,我觉得恐怕只有飞虎队可以媲美,这帮疑匪会不会是离职警察?或者退役军人?”刘秀显然也颇赞成老叶的意见:“我同意,一般人很难做到这样出色。”江浪面向阿辉:“阿辉,你怎么看?”阿辉沉吟片刻:“我也比较同意老叶的意见。”江浪陡然笑起来,直笑得大伙深感莫名其妙,好一会他才按捺笑声说:“你们先说说,这帮劫匪有什么共同的特征?”黄伟仍是抢先道:“他们每次行动都会蒙面。”说完还向蔡家亮挑挑眉毛,蔡家亮拿这个黄伟甚是没辙,没好气的说:“你看我干什么,拜托你别老是说些大家都知道的东西。”刘秀想了一下,但见他皱起眉的模样确能引旁人的怜惜,可惜却是男人:“他们除了长沙湾那次曾伤人外,似乎没有再也没有伤过任何人。这或许也是一个特点吧!”几人再商议了一会,仍是毫无头绪。却有人推门进来叫他们,说总督察有事。六人彼此对望一眼,却是不明白新来不久的总督察会有什么事。一起来了办公室,那总督察刘正阳却是一个年纪四十余岁的中年,相貌颇显文气,倒和叶清颇有相似气质。在另一张椅子上还有两名外人,其中一个是欧洲人模样,另一个则是亚洲人的模样。刘正阳先叫其他五人出去,单留下江浪,他呵呵笑着介绍江浪:“这位是港岛区重案组最好的警察,高级督察江浪,这两位是国际刑警组织派来调查皇悦劫案的,这位是布拉德先生,这位是江口太郎先生。”那江口太郎笑得非常日本化,鞠躬后用中文说:“江君,你好,我和布拉德谨代表国际刑警,希望得到贵区的支持。”那布拉德似乎是英国人,亦很绅士的和江浪握手。江浪心想:妈的,那么快就来了?我们连个头绪都没有呢!只是此事却由不得他拒绝,只得无奈的领了两人出去,让刘秀去拿资料。只是在资料送来时,江浪忽然想起某事,阻止了刘秀把资料递过去。他眼神凌厉的盯着两人:“江口先生,你们希望从我这里拿到资料,我也同样希望你们能给我提供资料!”那江口太郎翻译给布拉德后,江口尴尬的笑着说:“恩,我以为江警官你不需要资料!”却忽然觉得这个借口不甚高明,急忙停下来。江浪在心中冷笑不已,日本人果然奸诈,如果不来这手,只怕他们只会把资料放着独享吧。阿辉等一听便知江浪开始敲诈了,江口稍停顿后赔笑说:“我们所得到的资料在电脑里!请问你想了解什么?”江浪亦是打着哈哈:“这个就看江口先生有多少,知道多少了!”谁知江口一样在心里臭骂江浪,要知道那哲西愿意提供五百万英镑的花红,国际刑警只要抓住贼,并找回星月就可以拿到钱。江口把电脑打开传送了一些资料到警局的电脑里,江浪阴笑不已:“江口先生,我想资料一定不止那么多吧?”江口本来欲停手,听得江浪如此威胁,惟有继续传送。直到好一会后,才算完成。江浪这才爽朗的发出笑声,让刘秀把资料交给江口,江口走时仍是愤愤不平在心中痛骂吸血鬼。把江口的资料打出来后,六人再次聚在一起翻看资料。老半天后,各人均吐出几口大气,黄伟骇然道:“这几个贼也未免太厉害了,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地方都犯有大案。”江浪流露出幽幽神往的表情:“嘿嘿,和这帮劫匪斗,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当晚,江浪虽是躺在床上,却怎样也睡不着,整个案子已经牵扯住他所有心神。他不停的在脑海里重组并模拟劫匪的行动,就以最典型的东和运钞车劫案来说,整次行动看似与其他的劫匪无二般。实际上,对方动作敏捷,极有效率,甚至推断到警方的反应,当警方赶到后只能依靠着各个口路的指示追逐。可当追上对方后,却只发现一堆水渍,对方使用了十五分钟不会干的特殊油漆,随后的大搜索也没有发现劫匪的下落。突然,江浪想到一个问题,怎么会追不上?他努力的在脑海里勾画出一个画面:一辆汽车在前狂驰,远处是几辆警车,可前面的车却越驰越远。这说明了什么?江浪痛苦的拍打着脑袋,翻出资料查看一番。眼睛忽然一亮,在江口的资料里注明,劫匪每次犯案后往往会以极快的车速逃离现场。他感到思路陡然通畅,立刻神采飞扬的狂笑起来:“速度,不错,就是速度,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关键!”其实他能在短时间内想通这一点,已经是极高明的了,之前接手此案的警察都没想到速度这点。当然,这和江口的资料也不无关系,正是有了江口的资料后,他才可以将这批劫匪的行动特征完全勾画出来。随着速度问题的解开,江浪思路豁然开朗许多,随即推断出许多之前想不到的东西。这一夜,他睡得很好,甚至还在梦中和照片女孩发生了一段美丽的恋情。

,,湖北快3

Powered by 江苏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