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敌我分明(37/50)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14:53 点击数:
江口和布拉德待得知香港警方已查出劫匪身份,更是动手抓人后,匆匆从调查中脱身而出来到港岛区总部。两人知道此案由江浪负责,以为人亦是江浪下令抓的,恰好在警局中遇见正郁闷得慌的江浪,当下冲其大吼大叫:“江警官,你怎么那么愚蠢,既然查到身份,就应该通知我们,你现在去抓人岂不是打草惊蛇。”警局中其他渐渐了解江浪性格的同事们均自哗然,心想有好戏看了。江浪本就已经够恼火了,却被这两名自诩为国际精英的刑警当众教训,自是满心不爽,立刻就沉了下脸去:“江口先生,香港警方的事轮不到你来管。如果说我们愚蠢,只怕江口先生也未必聪明,否则怎会落在我们香港警方后面。”语气已是充满了火药味,江浪若非看在两人是国际刑警的份上,只怕早已是大打出手。那布拉德虽不懂中文,却听出了江浪语气不善,再争执下去只怕闹僵。布拉德正欲拉住江口太郎,却不妨那江口亦是深感江浪讽刺之辛辣,当下立刻气焰嚣张的反驳:“我们国际刑警办事哪像你们这些饭桶,我们是放长线吊大鱼。”这话立时得罪了整间警局中所有警察,个个均眼冒怒火。布拉德仍是不明其义,不过只看其他警察的脸色当可知江口这个大嘴巴说了些什么,立刻说了几句欲拉江口离开。江口兴头刚上来,哪肯如布拉德的愿,兀自不知死活的指着江浪的鼻子:“你们这些警察一个个简直就是废物,你知道我们国际刑警是怎么办事的吗?这一来,你坏了我们所有的计划。”他却哪有什么计划,若非江浪查出劫匪的身份,只怕这两人还在做没头苍蝇般四处瞎撞。江浪额头青筋暴起,对这名日本人之无耻甚感愤怒,表情却愈发阴沉:“好好好,国际刑警怎样办事我还真是从没见识过,不过,你们既是国际刑警,想来一定不屑来我们这些小地方。所以,还请你赶快离开。”江浪很担心自己在气头上冲上去使用暴力,所以一个劲的逼两人离开。那江口见江浪的语气似乎软下来,得意洋洋的好似战斗胜利一般和布拉德转身离去,眼见走得远了。江口却突然鄙夷的迸出一句:“中国人真没用!”接着还说了一句日文。江口自是不知这话惹起了多大的波浪,刘秀恰好懂得一些日文,冲警局的其他兄弟怒吼:“妈的,这日本人用日文骂我们是支那猪。”倘若前一句只是激起所有人的义愤,那么刘秀翻译那句日文后就确实激怒了大家。江浪眼冒凶光,眼见是有想杀人的意思了,他叫住其他人先别乱来,侧过脸对阿辉点点头。阿辉对刘秀说了几句,刘秀会意的过去拦住两人,还请了布拉德去了别的地方。眼见整层楼中,只剩下一帮重案组成员和江口这厮,早有人悄悄上前去堵住这厮的去路。江浪眼中只见盛怒燃烧下的火焰,三步并做两步到得江口面前,脸色阴沉之极:“江口先生,你必须为你所说的话负责。”他微一点头示意,其他人一拥而上,将这束手无策脸色发青的江口铐了起来,江浪邪恶的笑着让同事把江口按在地上。江浪找来一本厚厚的电话薄,阿辉也极明其心意的找来一支铁锤。江浪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表情变得异常残忍,那江口的嘴早被堵上,这时才被江浪取出嘴里的东西,他惊惶万分:“你们想干什么?我是国际刑警,你们别乱来!”江浪脾气来了,怎会顾及他是国际刑警或天王老子。他让同事拿电话薄盖在江口的嘴巴上预测推荐,用温柔的近乎变态的语气说:“我什么都不想干预测推荐,只想管管你的嘴巴!”就好似情人之间的撒娇语气般预测推荐,变态得令其他人亦对江浪深感畏惧,惟有习以为常的阿辉似若不觉。眼见江口的嘴被电话薄牢牢压紧,江浪迫不及待的从阿辉手中夺来铁锤,表情害羞,身体甚至兴奋得颤抖起来。他猛力挥下铁锤砸在电话薄上,亦是江口的嘴上,江口的牙齿当即便掉了五六颗(六七十年代香港警察确是如此逼供)。江浪越敲越兴奋,他那诡异的表情和眼神只叫其他同事感到有股寒气从脚底冒起侵袭全身。只见江浪动作越来越快,电话薄上已是沾满肮脏的鲜血,江口早已痛得形同半死不活。他兀自猛下力敲着,直到有同事捂住嘴直奔洗手间,阿辉把江浪拉住,柔声道:“够了,再打,他就死定了。”江浪这才意尤未尽的舔舔嘴唇收手。江口仍自是躺在地上翻起白眼不住抽动,众人轰然散开。待收拾好证据后,阿辉才打了电话把刘秀叫回来,不知刘秀干什么的布拉德连同刘秀一块回来。见江口躺在地上满嘴鲜血的凄凉模样,大惊失色,连用英文询问,却得不到任何人的回答,无奈的布拉德自是只有抱着没了一嘴牙齿的半死江口直奔医院。这事确应了一句古话:打落牙和血吞!没有目击证人,没有物证,江口即便想控告江浪等亦是无用,在这点而言,江浪确是老谋深算。确如江浪所料,当布拉德回到国际刑警香港分部汇报江口的伤势后,国际刑警的头头虽是向江浪的上司抗议了一下,碍于没有证据,却也无可奈何。数日后,江浪突然被叫到叶清办公室,叶清惭愧不已,轻叹一声:“都那么些天了,你还不肯谅解我的作为?”江浪双脚合拢,身体挺得笔直,以最规范的动作和表情回答:“对不起,长官,我不知道你指的谅解是什么!”这足够说明江浪仍在恼怒了,叶清从宽大舒适的真皮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江浪面前:“阿浪,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想,希望你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江浪仍是一丝不苟的回答:“长官,我不明白。”叶清自然知道江浪是在敷衍自己,转过身去忧郁的说:“我是你的顶头上司,现在我当面向你认错,抓人的决定是我错了,现在你满意了吗?”江浪的语气忽然松动:“长官,如果你只想跟我说这些,那我就回去做事了。”其实江浪方才在心中已接受了叶清的道歉,只是面上一拉不下来。叶清哪会听不出江浪的语气正在松动,急忙再加一把劲:“这样吧,这个案子再交给你,无论你做什么,我绝不插手。我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你把这个案子破了,就提升你为总督察。”江浪幽幽叹道:“叶长官,事情到这个地步,除非那帮劫匪再犯案,否则我们纵有天大本事也拿不住证据的。”叶清大喜过望,其实也无怪他身为一名总警司竟向一个级别低上如许之多的高级督察低头,整个港岛区重案组最出色的警察就是江浪, 湖北11选5走势图对于不懂侦缉工作的叶清来说, 湖北11选5彩票网一个破案高手自是他极力网罗的目标。何况就他本人而言,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亦非常欣赏江浪,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否则上次江浪大闹办公室,早被处罚了。“没关系,我不会给你任何限期,只希望你把这个案子破了,洗掉港岛区重案组的耻辱。”实际上这不仅是重案组的耻辱,简直是全港警察的耻辱。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叶清也不知被林家卫嘲笑了多少次,北区和南区以及西九龙区的三名警司也或多或少对此表示过不满,叶清目前在高层及传媒界可谓是“名声”大振,只不过这名誉不大好罢了。江浪爽朗笑了:“既然你给出那么丰厚的条件,还盖下那么大的帽子,我想不答应都难。不过,我不要做总督察,如果你真的有心,请我吃顿饭就可以了。”换做别人怎会拒绝如此好的提议,偏偏江浪就只喜欢亲自带队破案。总督察和高级督察是一条分水岭,高级督察只是一个小队的队长,总督察之上,则需要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即可。江浪不喜欢这种坐在办公室无所事事的感觉,他享受那种破案后的成就感。不过,话又说回来,江浪目前也就才二十来岁,倘若真那么年轻就坐上总督察的职位,将会成为全港年纪最轻的总督察,前途不可限量。再过得数日后,刘正阳正接待着o记的一名警司,那警司希望借掉江浪去o记办案。刘正阳极是为难,重案组和o记关系极好,互相借调是常有之事,只不过江浪是重案组最好的警察,倘若真调过去,只怕会有很大影响。他前思后想,终是无法决定,随后决定向上司汇报。岂料得,此事却没人敢决定,一层层汇报到叶清处,叶清正需江浪坐镇重案组调查极限大盗,虽然o记亦是他属下的单位之一,可他怎会答应借调。结果那名o记警司惟有怏怏离去。过了不到几天,o记一位与江浪和阿辉相熟的督察安若风约两人出去吃饭,两人自是不会拒绝。到了餐厅叫上东西后,安若风笑脸盈盈连连恭维两人如何如何,吃到一半时,江浪突然觉得这其中有鬼。于是,他笑呵呵的对安若风道:“老安,这次那么好请我们吃东西,还那么恭维我们,该不会是有所求吧?”安若风与江浪合作过几次,多少知道他的性格,亦是呵呵笑起来:“没办法,上司的命令,今天的消费有公家报销。”江浪若有所思:“有什么事,尽管说,能帮的一定帮。”安若风亦爽朗的竖起大拇指:“够爽快,我们o记前几天打算借调你过去,谁知咱们老顶……”他的食指向天捅了两下,阿辉和江浪立刻明白那是指叶清。安若风继续说:“老顶不答应,无奈呀,咱们o记就是不如重案组吃香。老顶不肯放人,我们老总急了,所以只好叫我来和你们俩联络感情。”阿辉呸了一下:“老安,有话你就直说吧,预测推荐绕那么大圈干吗!”安若风笑吟吟道:“别急,就到正题了。你也知道,上次的囚车劫案里咱们o记死了多少兄弟,尤其是你查出阳华是幕后黑手后,前段时间兄弟们个个都磨掌擦拳要报仇。可是,阳华那只老狐狸……我们难以对付。现在全港三万多警察都知道,咱们港岛区最好的警察就是你,不找你帮忙洗清耻辱并为兄弟报仇,我们还能找谁。”说到后来,安若风已是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将阳华撕成碎片似的。江浪立刻陷入沉思,阿辉皱眉道:“可我们现在手上也有案子,就是那个极限大盗的案子,恐怕不会有多余的时间帮你。”安若风失望的表情毫无遮掩的显示在脸上:“原来是这样,极限大盗还是交给你们来办了,如果上次不是老顶弄砸的话,只怕这案子早就破了。算了,既然没时间,就不提这个。”江浪对安若风的提议自是不会拒绝,他油然记得阳华在医院中是怎样的耀武扬威。他想了一下后决定:“没事,老安,大家都是同僚,你们死的弟兄也都是我们的同事,这个忙我们帮定了。”安若风惊讶:“可你们还要查极限大盗……”江浪笑吟吟的打断安若风的话:“无妨,劫匪短期内不会犯案,我们也花了不什么时间。”*****在江浪的别墅中,极限大盗犯罪组合正在开会。小黑很是忧虑的说:“现在警察盯上我们了,怎么办?”阿速撇撇嘴带着不屑:“怕什么,那些警察都是些白痴,没证据也抓人。不过,想想在警察局里玩警察,真他妈过瘾。可惜阿辉和阿标不在。”阿辉和阿标同时摇手:“这种事大概只有你觉得好玩,别找我玩就行了。”乐天亦是略有担心的轻声说:“浪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江浪早想过这个问题,此刻自是胸有成竹:“这几年来大家弄到的钱也不少了,想来也足够挥霍一生了。即使不做案也无所谓,何况警方现在虽派人盯我们,可这种行动怎么也不会持续很久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我们再次行动,只要我们不给他们机会,任他们再怎样能干,也拿不到证据。”他陡然间想起上次和另一个江浪见面时,那双阴森的眼睛。阿速第一个不同意:“浪哥,这么好玩的游戏就停下去,那多不好玩呀。大不了被抓,小意思,我们也不是没做过牢。”这嚣张之极的话立刻引来小黑和阿标的中指相对。江浪微微笑着,很难想象一个男人的笑竟也能够恍如有某种魔力般吸引人:“游戏不会玩完,只不过我们需要暂时停止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也许一年,也许两年。只要警方松懈下来,我会给他一记超级重拳……”说着说着,眼前竟仿佛出现另一个江浪脸上那决不放弃的表情。*****“怎么?找我有事?”叶清放下手中的文件说,江浪大刺刺的坐下来,丝毫不理会上司的感受:“叶长官,我有个提议。”见叶清点点头后,江浪笑了:“极限大盗的案子短期内不会有进展,我想和o记联手搞搞阳华。”叶清顿时来了兴趣:“哦,你有什么计划和想法?”江浪站起来,简直把叶清当不存在一般自己去冲了一杯咖啡,回到位置上这才说:“具体的计划是没有,阳华那只老狐狸也不好应付。我打算从他儿子阳慕辉下手,想办法逼他儿子在公众场所做出违法之事。”叶清考虑了一会后才说:“这似乎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江浪却是忽然想到另一个办法,心情激动不已:“还有另一个办法,不过,这个就得玩大了。”叶清似乎不明白江浪的意思,江浪从未如此激动过:“我们动用大批警力,把阳华接触过的人全部都抓回去,使用各种方法把阳家父子逼到绝路上去,逼他们动用黑道的力量,到时候我们再一网打尽。”叶清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随即暗了下去:“这不可能,阳华结交的人多是社会名流和富豪,只要一个电话,行动就没办法继续执行下去。”“无所谓,我只是想通知你一下,我最近将和o记对阳华下手。”江浪耸耸肩摊开双手道。叶清自是大力反对:“重案组现在的事务很重,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吧,o记那边,你可以帮他们出出主意。”o记关于阳华的资料虽多,可终究欠缺足够的证据起诉阳华这只狐狸。江浪考虑了良久后对安若风说:“你们o记唯一能做的就是动手赶绝文兴帮,在猛虎会等其他三大帮会插手之前,尽量扶持一个势力上台接手文兴的地盘。这样一来,至少就可以斩断阳华的一双胳膊,如果再使劲逼阳华一把,常派人去骚扰一下跟阳华接触的人,让那些明白到你们是下决心要除掉阳华,逼他们离开阳华。这样的话,阳华就会被逼到绝路上。”说完这些后,江浪悠然笑道:“只要一个人走上绝路,他就会急噪,只要一急噪,就会犯错。你们o记抓的就是他的失误。”江浪最终采用了叶清的意见,只为o记提供策略。至于o记怎样行动,则全靠他们自己了。后来,叶清亲自联络其他四区的指挥官,要求协同行动。事前叶清并未说明是什么行动,只到预定时间,他才派人带上行动计划和地图等交给其他四区的指挥官。号称香港第三大地下势力,拥有四万会众的文兴帮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全帮上下上百余名骨干被捕的被捕,被当场击毙的也不在少数。文兴帮的几名首脑均在逃跑中被击毙。一时间道上所有大小堂口人人自危,个个心下忐忑不安,生怕警方借机展开一轮新的扫黑。然而,他们的预料确实正确,警务处长见收获极大,传媒亦是纷纷褒扬有加,更是希望喜上加喜,一举达到扫除黑帮的目的,下达全港扫黑的命令。无数个帮会倒在尘土和血泪中,虽然都是死有余辜,可新的帮会在扫黑之后却再度崛起。扫与不扫,其实也未必就重要。阳华究竟怎样,江浪实在已懒得过问,虽是如此,安若风仍是得意洋洋的来告诉他。阳华在文兴帮一夜崩溃后的第二个月被o记拘捕,不过,安若风狡猾的告诉江浪,阳华“拒捕”被当场击毙,击毙阳华的人正是安若风。江浪亦是常在法律边缘行走的个中高手,自是明白所谓的“拒捕”是怎么回事。这一来,他心中已是稍稍安了一些,且当做报了当初的仇吧。o记设计诱捕阳华完全就是采用江浪当初所说的步骤和策略来办的,这无疑也相当于他亲自报了仇。*****时间渐渐推移到2013年4月17日,江浪租来的别墅中,乐天也不知去哪泡妞去了,提到这点,江浪就颇感郁闷。门铃忽然响了,江浪打开门,却见是阔别多年的阳慕辉。阳慕辉一脸阳光的冲江浪笑:“怎么,不欢迎我?”江浪顿感诧异,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把阳慕辉迎进屋里,江浪正欲去行使主人的权利拿饮料,却被阳慕辉制止:“不用了,我找你有事。”说完眼睛仿佛要刺入江浪心中一般,江浪坦然与其对视,丝毫无惧。却隐然感到阳慕辉与当初所见有不同,江浪全身放松靠在沙发上,流露出舒服的表情。阳慕辉脸色郑重:“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你答应为我做一件事,现在我需要你。”江浪不由失声笑起来:“阳公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我没有给你任何承诺,这点万万不能弄混了。”阳慕辉也笑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帮我做事,我会出大价钱。”江浪双手摊开指着装修清爽的别墅:“你认为我很缺钱吗?而且,我也不认为你指的大价钱能有多少!”阳慕辉陡然笑了,笑容底下却隐藏着某些别的意思:“我知道,但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同一个敌人。”江浪隐隐嗅到某种危险,笑容渐渐隐退:“你是指……”“不错,正是那个和你同名同姓的警察江浪!”阳慕辉脸上肌肉绷紧,咬牙切齿道出名字。江浪见到这番表情,反而将方才汇聚在一起的神经放松不少,在他看来,阳慕辉现在如此执着的表现反不如以前见面时来得境界高。阳慕辉紧盯着江浪的眼睛,恨意滔天:“他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老爸死在警察手上全拜他所赐,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仅只是报父亲的仇吗?只怕未必,阳慕辉永远都记得,身为天之娇子的他当年竟在江浪的胁迫下被吓得半死。阳慕辉不会忘记那一刻自己的丑态,更不会忘记江浪当时表现出的凶残,在他心里,这是一个永远的阴影。江浪陡然间呵呵笑起来:“你怎么认为你老爸是死和江浪有关?你老爸走了这条道,注定会这样收场。正是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今天你爆人家的头,明天人家就爆你的头,这世事难说得紧,就好象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也没想到将来有一天我们会这样和气的坐在一起说话。”阳慕辉隐去满脸仇恨之意:“我只想问你,做,还是不做?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选择我们是做朋友还是做敌人,你要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江浪自是清楚阳慕辉指的是什么,他确想应承下来,只是却隐隐感到另一个江浪绝不会这样简单的倒下,最终的决战必然是他和他之间的,这种感觉甚至主导了他的思想和决定。沉思片刻后,江浪做出了一个与个性绝不符合的决定:“其实我从来都不想跟任何人为敌,不过这次,我惟有说声对不起,我只是一个普通市民,你想做的事,我帮不上忙。而且,我很想告诉你,由头到尾,我从未欠过你。”阳慕辉眼中凶光骤闪而逝,他站起身子向外走,头也不回的说:“你选了这条路,将来怨不得我。”两人的话意味着谈判决裂,阳慕辉随之而来的报复之类,现在已经很让江浪感到头痛了。

  体彩大乐透第2020030期开出奖号为:01 08 17 27 30   05 06,其中前区各位奖号分别遗漏:10期、9期、0期、39期和0期,遗漏总值为58期,后区号码分别遗漏4期和6期,遗漏总值为10期。

,,浙江快乐12走势图

Powered by 江苏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