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再起事端(34/50)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02:56 点击数:
江浪对小黑点点头,小黑会意的打开电脑播放一段录影,随口解说:“哲西夫妇平时参加宴会,往往会在十点钟之前回到酒店,有时则是九点。回来后,他们会做些别的事,大约会在十点半到十一点钟休息。至于宝石,他们回来后总在第一时间摘下来放进保险柜里,然后通知g4的人连接警报器。”说到这里,小黑心有余悸的介绍:“这些g4晚上不在哲西夫妇的房间里,而是在对面的房里。整层楼一共有十二个g4,分别驻守各处,哲西夫妇有两名在保护。他们真的很专业,每天哲西夫妇回来前,他们都会用电子探测器检查房间有没有被装上窃听仪器等。幸亏我聪明,摄像头藏的位置既隐蔽,也总在他们动手检查前关闭微型摄像头。所以才没有被发现。”江浪和乐天都合计过,均知此事难度之大,他轻轻皱着眉头:“哲西夫妇明晚七点半会去参加一个宴会,我们不能直接和那些g4特工交手,也就意味着不能在路上劫走哲西夫妇。唯一能够理由的机会只有哲西夫妇赴宴前和赴宴后摘取宝石项链的时机,而最好的机会无过于他们休息之前。小黑,你装在哲西房里的摄像头会不会留下线索?”小黑得意不已:“浪哥,我早知道你会那么问了,跟了你那么久,哪还不知道你一向谨慎。放心吧,那摄像头是在鸭寮街买的,警方即使查过去,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的。”鸭寮街是香港一条专门出售普通军用品及警用品的地方,譬如飞虎队制服等均可卖到,颇多店子暗地里都有做非法勾当。江浪微笑着点点头,指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楼层资料:“很好,你们看到没有,皇悦大厦每层楼的地板厚度大概为十厘米。”阿标迅速想了一下,才领悟到江浪的意思,大骇道:“浪哥,难道你是想……”阿速也想到了,兴奋得跳起来:“太棒了,就用炸药炸他妈的!”江浪双目含笑点头认可:“不错,就是用炸药炸他妈的,经过精确计算,我们只要在哲西夫妇的下一层楼,对准保险柜位置的天花板上打出几个眼,再用塑料炸药炸开这层地板。他们俩就会掉下来……”他正欲接着说下去,阿辉也明白了,兴奋是抢先道:“我们就抢过宝石,然后离开!”阿速调侃的望着阿辉:“阿辉,你说得怎样离开才不会被警察抓住?”阿辉嗫嗫半天,一句话也蹦不出来。江浪宽怀的笑着安抚阿辉:“阿辉,别听阿速胡说八道,你说的没错。”见阿辉情绪好了些,他才继续解说:“我估算了一下,g4的房间在哲西夫妇的对面,如果他们反应得快,只要听到响动,最多只需要三十秒钟既可冲进哲西的卧室,我们也就必须在三十秒内成功撤退。哲西的房间是面向大海,这也是皇悦大厦的正面和大门方位,皇悦的背面是条街,这条街晚上十点钟后开档的不多。我们就由这里撤退。”阿速张大嘴巴,怎样也想不到江浪的意思。乐天在一旁看到阿速的彷徨表情,不禁笑了:“我来解释一下,以前我很喜欢玩极限运动,也就是那些很危险的运动,我想我们可以绑上绳索后由窗口跳下去,有器械的帮助,我们不用担心受伤。”阿速瞪大眼睛,用力猛拍桌子:“酷毙了,浪哥,这件事交给我吧。”“不行,你得在下面开车接应我们。”乐天笑吟吟的拒绝了阿速的提议,觉得看到阿速失望的表情甚是有趣。江浪亦是笑笑:“所以说,我们还需要解决两个房间的客人,清扫出必要的环境。为了方便撤退起见,就选择哲西夫妇下方那个房间和对面的房间。房客的资料在电脑里江苏快3,呆会你们仔细看看。最后行动我来执行江苏快3,你们只需要帮助我安装好炸药江苏快3,并且清理对面的房间后,就可以撤回自己的房间里等我的好消息。”说到这里,江浪看了乐天一眼,乐天自是不肯让江浪冒险:“浪哥,我比较熟悉,还是让我来吧!”江浪微笑着摇摇头:“我也想试试这种高空坠物的感觉。”阿速和阿辉等均给江浪的话逗得笑了起来。第二天晚上八点半,阿速把化装成长发青年的江浪送到皇悦门口,并打了个电话给小黑:“小黑,浪哥进来了!”小黑在电话那头听到指示,嘿嘿笑着在键盘上敲打数下。保安室里的显示器画面全部变成雪花,保安们立刻乱了套,鸡飞狗跳的向上司报告。小黑把通讯器装到耳边,看着电脑屏幕里的江浪,脸色紧张的念叨着:“浪哥,你快点,不然呆会就有人来检查监视器了。”江浪刚把通讯器装到耳边,就听到小黑的话,不由莞尔一笑。事情远没有小黑所担心的那么糟糕,江浪上得五十六楼,左右观察了一下,他才离开电梯。小黑见江浪离开了电梯,呼出一口大气,急忙让保安室里电梯监视器的画面恢复正常,此时大堂的也早已恢复画面,保安们见情况好转,方才感到安慰。其实之所以要干扰保安室的录影画面,是因为江浪的无比谨慎,他认为如果警方办案之人只要心思细腻一些,就可以从录影画面中看到自己的一切,从而推测出结论。江浪自是不愿意冒此风险。江浪转了几圈,一路本来该遇到几名服务生和客人,却在小黑通过监视器的指点避开,到来目标房间门口,也见到乐天和阿辉以及阿标正在分别出现,他们还提出一个包,包里是炸药和器械。听得小黑观察了一下监视器,发现附近并没有人,把结果告诉江浪后。江浪冲其他三人打了一个眼色,都戴上头套后,他自己则取出一张面具戴上,才拿出一张电子钥匙刷下去,小黑早已在那头忙着破解密码。十秒钟后,只听得嘟的一声响,门自动打开一条缝隙。江浪轻轻推开门,乐天极是配合的蹑手蹑脚抢身进入,阿辉和阿标亦是小心的进去。关上门后,他们才听到从洗手间里传来唱歌的声音,江浪头套下的脸上挂起笑容,他挥挥手示意阿标和阿辉去对付正在洗澡的房间主人。他和乐天拖动房里的家具搭在一起,然后取出电钻等工具在天花板上打钻。他们勿须担心g4会发现,因为g4不可能守着一个空房间,他们均保护哲西夫妇及商贸团中人去了。五分钟后,准备措施已然做好,只等起爆。四人一起动手清扫了一番,把可能留下线索的地方都仔细的检查过后,他们三人才依依不舍的同江浪作别。突然耳边响起小黑的声音:“等等,房间门口来了一个女人。糟了,她正在敲你们的门!”这不消说,江浪等人自是听到了,乐天走上前去把门打开,那女的在外面嗲声叫道:“亲爱的,我来了,你在干什么?”江浪和乐天等四人均感一阵恶心,正在卫生间里的房间主人现在哪有机会享受女人香,早已被吓得浑身颤抖,只差没楼吐白沫了。待那女人进得屋来,见到四个蒙面人,双臂分开,正欲运足丹田之气“长啸”,却不妨被乐天恶狠狠的扑上前去捂住嘴巴。女人长得确实不错,就是有些年纪大了,湖北11选5看来这对男女应该是偷情族。乐天哪会留情, 湖北十一选五两下把这女人绑起来,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再塞上嘴巴, 湖北11选5走势图扔进卫生间和同样下场的奸夫为伍。询问了小黑,确定门外安全后,三人闪身出去径直去了对面的房间,以同样的手段进了房间,把房间主人制服并绑起来后。阿辉搜到电子钥匙,闪身敲门给了对面的江浪,以便呆会撤退。完成一切后,三人自是回了房间不提。有人说等待是一件极其枯燥的事,江浪却似乎毫无感觉,他畚可享受原该有房间主人享用的食物和美酒,可他却好象瞎子一样对一切视若无睹。只是枯坐着等候时间,等待哲西夫妇归来。不过,他也在考虑在一些别的东西,他在想,这次交货会不会有危险,为了三千万美金,有人甚至愿意杀死亲生父母,财叔为什么就不能为了三千万来个黑吃黑?以星月之血泪的价值应当不止一亿八千万英镑,国际惯例是,不管是接受什么委托,用偷取乃至抢劫等手段夺取某件物品,那么一般而言,价格当在三成上下。不过,如果是由经纪公司转手给其他人人做,至少也该有两成。依江浪的计算,此次行动仅收三千万美金,已经是极便宜的价格了。可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怎么可能会不去考虑这个问题。很快他就想到,上次听另一个江浪说他在港岛区重案组上班,皇悦正是港岛辖区范围内的酒店,星月之血泪失窃,该不是由他来调查吧!否则的话,可真是冤家遇上了对头。想到这,江浪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倘若是监狱中的狱友见到此时的江浪,必然不敢相信,昔日的黑狼江浪竟会变得如此和气,还是如此的具有绅士风度,举手投足就好象皇家贵族一般优雅,自有一份难言的高贵魅力,只是在高贵中却隐有一份亲切随和,倒愈发显得深不可测。其实,也并非不可解释,江浪本性就不坏,在监狱中虽是表现得非常残忍,却是形势所逼。三年狱中生涯,早已将其熏陶为成熟稳重深知世事的江浪,将监狱这个小社会无限扩展开,实际就是一个大的社会。江浪学到的丰富经验和做人手段在社会中使用,也均十分贴切有效,再加上他自身爱深思,自是能表现出超出年纪的老成和谨慎。只是在监狱里,他更多时候是形势所逼,以及心想报复黑道中人,才变得异乎寻常的凶残。出狱后,在外面的自由世界,心胸自然慢慢开阔了许多,也就随之看开了,渐渐恢复往日的心性。正想着,小黑的声音响起来:“浪哥,哲西夫妇回来了。”紧张的语气似乎宣告了他的心情。江浪自轻微点头,站起来运动了几下,手上捏着起爆器,只待哲西夫妇就位。“浪哥,准备好了没?哲西夫妇在摘宝石项链……”紧盯着监视器传送过来的图象的小黑紧张得全身肌肉都绷紧了,江浪不禁感到好笑,小黑参加行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却总是如此激动。此时却听得小黑大叫:“浪哥,动手。”江浪早站到预定位置一旁,江苏快3伸手护住头脸,按下起爆器。只听得沉闷的轰隆一声低响,天花板已随着爆炸掉了下来,随即听到小黑兴奋的声音:“他们下来了。”在尘土飞扬之际,江浪迅速冲上前去,双手不住挥动拨开弥漫房间的灰尘,眼见一个个头高大却有些白发的英国老头和一个美艳少妇躺在碎石堆里呻吟喊痛不已。江浪轻笑出声,劈手夺过哲西手中的色泽暗红的宝石项链,顾不得仔细欣赏,径直冲向门外。一边对通讯器说:“阿速,快在下面接应我。”到得对面门口,江浪手脚利索的用电子钥匙打开房门。冲到客厅处,已见到临窗的玻璃被乐天他们用工具割下一块圆形,他从腰间抽出绳索,套好之后,他身体轻盈如燕的直扑洞口飞身而下。哲西房间对面的房里,四名g4脱下外套,正在沙发上松弛站了一整天的疲累双腿,其中一人愤愤不平:“妈的,这哲西夫妇也太他妈的胆小了。”他指的却是下午哲西夫妇参加宴会中途遇到一辆车紧跟在后面,哲西夫妇还以为是绑架的,非要g4们召警察拦截住那辆车,可结果那辆车只不过是普通市民罢了。正谴责哲西夫妇时,却猛然听到低沉的声音,隐隐感到地面抖动不已。几名g4大骇,训练有素的他们立刻联想到一些不妙的东西,毫不犹豫的奔向哲西夫妇房间,好不容易才撞开几道坚固的门后,他们呆立在保险柜前地面上的大窟窿,一个个面面相窥。毫无迟疑,他们即刻纵身而下,却见到电钻等工具散落地上,以及半昏迷状态的哲西夫妇。其中一名特工忍不住口破大骂:“这次真是……麻烦大了!”在空中作垂直坠落的江浪闭上眼睛感受着风声从急坠的身边呼啸而过,那一刻仿佛被无限延长,他激情享受着这份挑战极限挑战危险而得来的快感。江浪心中有种明悟,那种感觉就好象是在瞬间超脱了生死获得的,是一种超脱万物的自由,就像小鸟的飞翔一样自在。冥想归冥想,他却仅沉迷在那美妙的错觉中一会,立刻就睁开了眼睛。整个人头上脚下,像颗导弹一样在向下喷射,眼见阿速驾驶着偷来的敞蓬跑车已停在位置上,耳边还传来阿速的报告。江浪忍不住惬意一笑,眼见身子将直坠在车中,却骤然在跑车上空一米处停下来。江浪腰部一阵剧痛,竟是有种腰被勒断的感觉,显然这只是一种错觉,即便有足够的保护措施,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然后陡然停下运动,自然免不了会有些难受。他轻松的解开绳索,身子轻巧的落在车中,眼见这条街上的人见到这番惊险场面,早已看得眼发直。戴着面具的阿速哪顾这些,发动汽车迅速撤离此处。远处已传来凄厉的警笛声,来到一条隐蔽的后,他们两人摘下面具扔在车里,径直穿过一条黑黑的小巷子。江浪一边走着一边换下衣服,穿上干净整洁的衣服。出了这条巷子后,江浪和阿速已摇身一变为两名富家子弟模样的公子哥,看着一辆辆紧张无比的警车从街上呼啸而过,江浪同阿速流露出甚是嘲弄的微笑。*****正在元朗某个仓库里为十来个囚车疑犯收拾后事的阿辉得到星月之血泪被抢的消息,立刻傻眼呆立了半晌,禁不住对着老天破口大骂:“你他妈的耍我是不是,刚处理好一个案子,立刻又来了一桩大案。”他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江浪,立刻打电话通知了江浪,才去见正在记者和摄影机前侃侃而谈的叶清。挤开记者们,他走到叶清身边悄悄把这事告诉叶清,叶清同样脸色大变,他方才才向记者们保证港岛区的治安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现在湾仔立刻出了如此国际大案,棘手,当真棘手。广华医院的某间病房里,已念完书回到香港的阿肥及已正式成为挂牌律师的小妖看过江浪后,坐了一会就走了。江浪正和难民及小马等聊等正欢,老妈在旁边不住唠叨:“早知道不让你当什么警察了,才干了几年,就受了那么多次伤,我照顾得过来吗?我生个儿子容易吗?”难民和小马等均颇感好笑,正偷笑着,江浪不满的喊:“老妈!”老妈无奈之极:“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当难民和小马听到江浪升为高级督察,不仅匝舌惊叹:“你小子行呀,那么年轻就升高级督察了,前途无限。”江浪想起这,就苦笑不已:“什么狗屁高级督察,才做了两天就被降职了。”把原因告诉难民和小马以后,两人均是义愤填膺的气愤模样,正愤愤不平的臭骂着。这两个家伙也在今年正式升为督察了。江浪的电话却忽然响了,却是阿辉打来的。他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已是满脸怒容,更把冲劲全然表现在脸上。江浪把电话狠狠砸在地上,自顾自的穿起衣服来,难民急忙问:“发生什么事了?”江浪一边穿衣服,一边解释:“星月之血泪被偷走了。”这话一出,纵使不问世事的小马也惊呆了,不可置信的张大嘴:“不会吧?听说星月的安全措施非常严密,现在还有g4在贴身保护哲西,这样居然也能被盗走?”江浪刚穿好衣服,老妈却已从洗手间出来,见江浪收拾东西欲出去,自然要问个究竟,待江浪说了之后。老妈更加不肯答应:“你现在受伤了,在养病,怎么能出去办案。”江浪急噪不堪:“老妈,求你了,我是个警察,责任就是铲除罪恶,现在发生大案了,我怎么能不去。何况,我的伤也不是很严重,已经好多了。”老妈毫不客气的打断江浪的自我安慰:“什么好多了,你昨天才进医院,今天就好多了,你当你妈是傻瓜呀!”难民和小马也在一旁附和老妈的话,江浪直是急得猛跺脚:“你们,唉!发生那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去?妈,就让我去一下,一下就回来。”正当老妈正犹豫着,难民眼珠转转:“伯母,这样吧,我和小马陪阿浪去一下,很快就送他回来。”有人帮江浪说话,老妈犹豫了一会,才算答应下来。江浪大喜过望,谢过老妈正欲伴随难民和小马出去,门口却出现一个人。却是这里的女护士小蝶,江浪惨叫一声,难民却眼冒凶光,不,应该是眼冒色光,小马则上下打量着这个娇巧的女孩。小蝶认识江浪后,虽常被江浪那故意为之的古怪眼神洗礼,却始终做不到视若无睹,这次难民如此露白的眼神,更令她感到害羞无比。江浪正捶胸顿足气恼自己运气不好,却见难民那色眯眯的眼神,立刻伸手阻隔掉难民的视线,顺手擦掉他嘴上的口水。难民这时才醒悟过来,嘿嘿上下盯着江浪,却不说话,江浪自是知道一会少不了一次严刑拷打。不过,他好歹也知道当务之急,立刻焦急的冲小蝶说:“小蝶,警局有事,能不能让我先出去。”小蝶神秘的笑着,脸上兀自还挂着几缕残红,模样尤其可爱:“你的伤还没好,当然不可以。”江浪恨不得跪下来恳求:“小蝶妹妹,帮个忙吧!真的很急,很重要。”说完,还眼巴巴的露出可怜模样,这一年多以来跟小蝶的交往不是白费,他怎么也明白小蝶是吃软不吃硬。小蝶忽然扑哧一声笑了,仿佛如阳关在瞬间驱赶掉沉积的乌云一般灿烂:“好吧,不过,你得请我吃饭。还有,要注意伤口。”江浪哪还不知趣,自是满口答应下来,离开前还偷吻了小蝶的俏脸一记,他自认识小蝶以来常玩这招,他也一直奇怪小蝶怎么会一次都躲不掉。难民羡慕之极,走过小蝶身边时恨不得也把脸凑过去亲一下,小蝶却若有所感闪身避开了,只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和脸上的羞红色。他们来到湾仔皇悦大厦第五十六层,这里已被警方封锁,江浪甚至不需要亮出证件就进去了,因为旁边有相识的军装警察,均是冲他竖起大拇指,显然是知道了一些什么。现场的警察虽多,却显得井井有条。难民亦是羡慕死了:“想不到你小子混得那么好,那么受欢迎,早知道我就申请调到行动部了,那就发达了。”言下之意,自是说如果在行动部门取得成绩,泡妞也会容易许多。江浪和小马自是明白难民的意思,递过一个鄙视的眼神,就见到阿辉领着黄伟过来了:“阿浪,难民,小马?怎么你们都来了?”难民伸手一拳,笑骂:“怎么我就不能来?”阿辉笑着反击一拳道:“我以为你们这些文职的官老爷都在办公室呆着嘛!”“情况怎么样?”江浪腹部的线刚缝好一天,现在仍是隐隐作痛。阿辉显然看出了江浪的难受,轻轻的拍拍他肩膀:“放心,没事,这里由重案组接手了。兄弟们都在,你去看看情况,一会还是回医院去吧,这里有我们一样可以。”哲西夫妇却是早送到医院去了。江浪小心的取来手套,四处观察着环境,一边和同事们打着招呼。阿辉一边扶着江浪,一边介绍:“初步推断结果,疑匪可能是使用炸药炸开天花板,哲西夫妇从窟窿里里掉下来,疑匪抢走宝石,然后从对面的房间里跳下去逃走。”江浪叮嘱难民和小马别随便乱碰东西,听着阿辉的介绍,心中一动:“你们派人查过哲西夫妇的房间里没有?那里很可能被疑匪装上了监视器,否则他们不可能这样精确的了解到哲西夫妇的动向。”阿辉顿感鄂然,眼中闪过佩服之意,叫来一个手下吩咐照办。江浪虽只当过几天的高级督察,却已开始学着从高层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如果有监视器,那么这个案子就属于g4失职,不能完全怪在我们头上,事情在市民面前还有挽回的机会。”难民和小马大感佩服,文职警察和行动部的警察就是不同。忽然传来鼓掌声和叶清的声音:“呵呵,说的好。不过,谁批准你从医院出来的?”江浪笑嘻嘻的转过身:“叶长官,医生和护士都批准了,我想应该没问题吧。”叶清无奈的摇摇头:“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

  新浪港股讯,中国太保(02601)升5%,报25.2元,最高价为25.25元,创1个月新高,最低价为24.25元,主动买盘48%;成交704.39万股,涉资1.75亿元。

,,山西11选5

Powered by 江苏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